晴川大概不能叫做一章完了

【刀剑乱舞】爱刀剑甚于付丧神5

#非典型本丸#

 

#我们家的审神者更喜欢我们的本体怎么破#

 

#那只审神者只撩不嫁#

 

#ooc一定是作者的错#

 

all男审,暧昧向


    在沐浴后,审神者郑重的双手接过清光递过来的本体,询问:“清光还记得以前被保养时的经历么?有没有特别的偏好,比如说喜欢哪家的丁子油和奉書紙。”

    “……并没有,在还身为刀剑的时候,意识并不像现在这么清楚。”清光认真地想了一下,回答说。

    “这样啊。那就先用我已经买的吧,以后去采购的话,可以尝试不同种的,也许会找到你最喜欢的。”审神者就这样愉快地决定了,“清光要不要留下来看看。”

    “好啊。”清光也很高兴的回答,虽然为刀的时候不知岁月,但是离上一次被保养已经很久了,记忆也模糊不清,不怎么记得当时的感受。

    在之前,清光已经选好了他所住的房间,审神者居住的房间是整个本丸视野最好,考虑到审神者是现代人的身份,内部设施也是最齐全、先进的,而其他房间也有的是准备给老古董刀的完全传统的房间。房间有大也有小,设施也不尽相同,主要是看刀剑男士们的偏好了。

    而加州清光选的房间,可以说是除了近侍房是离审神者的房间最近的了。因为本丸刚开启,在这之前政府的人已经很好的整理、设计过,所以目前所有房间都是可以提包入住的那种,但是除了空出一个房间挂着所有刀剑不同的内番服之外,整个本丸内除了审神者的衣服就只有不同型号的白色浴袍了。

    所以,目前的审神者房间内,因为被兴奋的审神者在沐浴之后直接拉着回卧室,面对面坐着的审神者和加州清光都是只穿了件内裤和浴袍的状态。可是他们也没觉得什么不对的。

    审神者从整理好的行李中(在晚饭过后,进行文书工作之前,顺便做的)提出一个箱子,然后工整地从右到左依次放好木盒、刀枕、丁子油 、奉書紙、打粉棒、目钉拔、 竹签、 棉布。

    然后端正地坐好,深呼吸了几次,按压心中的激动,等调整好了心态,将刀刃向上,用左手稳稳地握住刀鞘,右手紧握刀柄,稍稍用力,让刀锄的部分露出,然后没有停留地缓缓地将刀完全抽离刀鞘。

    再将刀放在刀枕上面,用目钉拔对着目钉轻轻敲击在竹签上,直至目钉从大口退出。

    审神者举着手中的刀,使刀刃朝向前方,右手紧握刀柄,左手握拳,大约举高到右手上方30厘米处,对右手虎口处以适合的力度捶下。

    审神者很满意地听到了手中清光的本体发出清脆的金属声,刀茎便跳出了刀柄。

     然后用左手握住刀茎的部位,并使刀刃朝向前方,右手持打粉棒,轻轻的敲在刀身上,并且随着打粉棒一次又一次地接触刀身,审神者注入细小而平稳的灵力,第一次打粉完毕,便用奉書紙轻轻地顺着一个方向抹除粉,然后重复这样的步骤三次。

     在专注于手上的刀剑的时候,审神者并未注意到清光浑身泛起了好看的粉色,有些像刚才在热水中泡久了的反应。清光红色的眼眸也微微眯起,脸上是很享受的表情,就像被顺毛摸着很舒服的野兽,只差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

     清光的确很想发出声音赞美审神者的技术,但是看着审神者认真专注的表情,清光又不忍心打扰他了,不仅是因为情感,并且如果出声万一吓到了审神者,把自己割伤了就不好了。

    审神者在第三次轻柔的将粉用奉書紙抹除之后,清光的刀身比之前更加闪亮了。

    审神者移动了一下身子,将自己背对着光源,然后高举手中的刀,欣赏着清光本体的地肌、沸、刃纹……并且检查了清光本体没有被粉刮伤之后,然后将丁子油倒些许在棉布上,均匀的涂饰刀身,再将刀身放置到一边,因为要等大约15到20分钟来让油干,所以审神者将注意力转移到了清光身上。

    因为在审神者内部论坛有看过无伤保养是刀剑们的至高享受这一论点,并且得到了时之政府的认证,所以说实话审神者并不怎么意外,就可能是他家的清光比较敏感罢了,才会全身泛红,不过自认为会当一个尽职审神者的十堰,还是认真地询问了加州清光的感受,满意地得到了“很舒服”的回答,心里愉悦地认定自己可以让重宝们享受到高级的保养服务,而感到了自我满足。

    等清光本体上的油干了之后,审神者用棉布,以及奉書纸除去了多余的油,再打粉,安装刀柄,收刀。一次包养就完成了,审神者轻轻地吐了口气。

     给自己和清光都以愉悦的体验之后,审神者将清光的本体留在了自己卧室的刀架上,清光就知趣地向审神者道了晚安,并拉好了门。

    等审神者放松下来,才感觉到了浑身的疲惫,头也因为刚刚的过度集中再加上睡眠不足而闷痛了起来。审神者揉了揉额角,身体很疲累,却感到心满意足,还因为明天会迎接更多的刀剑而有些兴奋。

    “真的是……”审神者叹了一声,对自己感到无奈。

     而乖巧地回了自己房间的清光,心还在扑通扑通地跳,这样的保养太犯规了啊,像他们这样渴望被使用、被养护的刀剑,一定会沉浸于其中吧,清光全身的热度还没褪,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感觉体温超出平常的,无奈地叹了口气:“真的是……”

更得比较晚,室友昨天上午中暑,下午由肠胃炎发烧,陪她看病,然后晚上吃了退烧药,热度消下去了,但是晚上十点多的时候全身性过敏,那时候我都洗好澡上床准备睡觉了,之后衣服没换,手机都没带,送她去卫生所,打针吃药后,大约十一点半的时候,第一次皮疹消了下去,但是观察了不过几分钟,第二次皮疹复发,于是就转到医院去了,我给她挂号、领药什么的,陪她到凌晨三点多,等没有复发的症状,第二次的皮疹也基本消下去了,才回来,然后一觉睡到12点,下午带她去复查,吃过饭就来码字了,感觉自己很棒棒。

还有陪她进医院等的时候,太冷因为睡觉穿的很少,风湿犯了,关节很痛,所以小可爱们一定要保护好自己的关节啊

不然就算像作者一样风华正茂,也会痛到想哭。

还有有小可爱知道丁子油、奉書紙的一些品牌么,我都找不到。

以及手入过程是在网上找的,图片也是,找不到原贴

评论(13)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