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川大概不能叫做一章完了

【刀剑乱舞】爱刀剑甚于付丧神6

#非典型本丸#

 

#我们家的审神者更喜欢我们的本体怎么破#

 

#那只审神者只撩不嫁#

 

#ooc一定是作者的错#

 

all男审,暧昧向






    十堰早上起来的时候,纠结了一会儿,虽然并不想还,但还是将本体给了清光,然后就准备去时之政府领养昨晚一起决定好的刀剑。


    昨天给清光保养之后,趁着还没睡觉就在网页上提交了申请,通过一系列认证和填写申请理由,并由AI查证核实后,安排在第二天上午九点来正式办理手续。


    审神者七点钟起来,洗漱一番后,便去了厨房做早餐,审神者也没想做太多、太复杂的,就先清炒了青菜然后注水并加入昨天的剩饭,在煮菜泡饭的时候他又热了鸡汤重新加了粉丝,毕竟昨天两个人吃一只鸡还是太勉强了,再蒸了三个分别是青蒿、玉米、红糖味的馒头,倒了一小碟的榨菜。


    在做早餐的时候收获了被香味吸引过来的清光一只,还有提前过来的狐之助。


     等两人一狐都吃了早餐之后,习惯性提早出发的审神者就收拾收拾去时之政府了。接待他的人还是上一个,不过显然在接待那么多人之后,这位接待员一眼就认出了他,但是她只是小心翼翼打量了加州清光,又飞速把视线转移到了审神者身上,礼貌的问候和询问之后,便把审神者领到了一个房间,打了个招呼走了。


    这个房间装饰的很简单,有两扇门,一扇是审神者进来的那扇,另一扇在对面,然后在房间的中间部分放置了对面的两张沙发,沙发中间有一桌茶几,茶几上有一盆绿植,是铁线莲,显然被照顾的很好,正值花期,紫色的花朵镶嵌在繁茂的绿叶之间,郁郁葱葱、生机盎然。


    审神者和清光在沙发上坐下,清光还因为沙发弹性的触感眼睛亮了亮,但是为了维持可爱、“稳重”的初始刀形象,没有玩沙发,狐之助跳上茶几,蹲距在铁线莲的旁边,用肉呼呼的小爪子拨了下铃铛式样的光脑,然后在显示出来的屏幕上划拉了几下,茶几上便出现了四杯茶水和一盘小点心。


    审神者和清光端起茶喝了一口,便放下不碰了。


    没什么可看的,又要等一段时间,审神者就把视线放在了长势颇好的铁线莲身上,狭卵形的叶子层层叠叠的,掩饰住了中间茎干,但没有蓬成一团,并不显得杂乱,不知道是不是有人设计过了,还是这花本身就长的这样丽质。这花瓣尾尖尖的,有些向后卷曲,但是又不像百合那么夸张,而是勾得刚刚好,挠到人心尖的痒处。


    越看审神者便越喜欢这盆花,这花也太挑着人喜好长了,就意淫着把这花带回去好好欣赏的时候,对面的那扇门就开了,一个白制服戴口罩的工作人员领着两个刀剑男士出来,手上还提着一个箱子,想来里面装着药研藤四郎、前田藤四郎和五虎退三振短刀。


    十堰站了起来,首先一眼就将注意力放在他们的刀剑上,但是直接要来看看也太失礼了,便向白衣的工作人员点了下头头,白衣的工作人员也回了个点头的动作,先是示意身后的刀剑男士们在沙发上坐下,然后将黑皮箱子打开,取出里面的短刀一振一振地放在茶几上,然后将箱子合拢关上,放置在靠着茶几的地面上,然后对审神者说:“你们在这里呆上十五分钟,先聊一会儿,等下我还会过来,等我过来后你再确认要不要领养这五振。”

    审神者对着白衣的工作人员点了点头,然后工作人员便回到了他出来的那扇门,打开,关上。


    室内便只有狐之助、审神者和刀剑付丧神们了。


    审神者把眼神艰难的从小短刀们身上移开,看向对面坐着的刀剑男士们。


    对面沙发上的烛台切光忠很从容,而山姥切国广比平常的时候更拘谨了,虽然没什么小动作,但是眼神乱飘,想看看这个陌生的审神者,又不敢直接对上审神者的视线,所以一直在审神者的脖子、胸膛、衣服、手、腿上打转,身上的白布好像被洗过了,很干净。两位身上的衣服都很整洁,比起刚被召唤出来的时候不逞多让。


    审神者很满意,因为他实在不喜欢脏乱差的人,说实话以山姥切国广这样因为太过注意外貌,而放任自己的白布被染脏、衣服割破而不喜欢换洗的人设,他其实不怎么欣赏,即使山姥切国广的本体很合他的心意。


     不过既然他的初始刀清光推荐了这振打刀,他就提早接受山姥切国广好了,他相信作为刀的主人,他有能力改变山姥切国广不换洗白布的能力,即使是夺的,他也要让山姥切国广保持一天一洗一换的习惯,大不了多买几条白布给他,让他一星期换都不重样的。


    至于烛台切光忠一向是令人放心的刀,是他比较满意地,在查资料的时候审神者看过他的真身,他的本体狭长美丽,反的弧度小,刀身比较直,虽然被烧过,但是给人的感觉更加沉稳持重。而作为刀剑付丧神,他注重个人形象、仪表整洁、从容有礼,听说料理很好,并且有着大胆的创意。作为太刀武力值不错,在审神者内部论坛上口碑很好。而帅气的外表、稳重的性格、优雅的仪态至于在现实中也有很多迷妹迷弟。


    审神者观察对面的两位刀剑男士也不过是一瞬的事,也就先开口介绍自己:“我是S2237020601的审神者,代号为十堰,今日来此的目的就不必再说,就是想问问你们想要跟我走么?”


    烛台切光忠愣了一下,但马上回过神,想来是没有见过那么直白的人类,既然审神者自我介绍了,他也应该回复:“我是烛台切光忠。伊达政宗公曾使用的刀。并不是对政宗公有恶意,只是名字的由来,是砍人时一同斩断了烛台呢……不过再怎么说也只是青铜烛台,如果是更强的东西就更酷了。”


    山姥切国广在审神者说完的时候一下子抓紧了手,在烛台切光忠介绍完自己后也接着介绍:“我是山姥切国广。根据足利城城主长尾显长的依赖所锻造的。……是山姥切的仿制。但是,我才不是假货。我可是国广的第一杰作……!”


    “我知道的。”审神者停顿了一下,接着说:“第一次见面我就不说虚的了,在我的本丸我不保证你们会得到你们想要得到的,你们会幸福、快乐,但是我保证你们一定会出阵、远征,一定会很辛苦、一定会受到保养、一定会在受伤后得到手入。如果这些你们都接受,我就继续说了。”说完审神者看向烛台切光忠和山姥切国广。


    见他们都点了点头,眼睛还似乎微微发亮,就捧起茶杯,摩挲着茶杯壁,但不准备喝审神者继续说道:“如果你们来到我的本丸,就必须保持干净和整洁……”山姥切国广有些不自在的抓了抓袍脚,“衣服什么的不用担心,我会给你们准备好的,本丸内也有洗衣机和烘干机,即使是阴雨也能够让你们每天穿上干净干燥的衣服。”


     “我会尽力做一个好主人,所以你们要听我的话……”清光在旁边点了点头,并对着对面的刀剑男士们眨了眨眼,像是表示这话的正确性,“但是如果我有哪里做错了,你们也要诚实的向我指出。”


    “还有无论是好事还是坏事,我都不希望你们欺骗我,因为欺骗我的话,我会不知道你们真实的感受,这会让我对你们的态度产生偏差。以及我希望在不出阵的时候,你们的本体能够放在我这。”审神者放下茶杯,“这就是我现在想告诉你们的。”







审神者想事情(尴尬、羞涩、茫然、装逼)就喜欢摸茶杯,没有茶杯该怎么办?

作者:那就摸大腿喽

清光:Σ(っ°Д°;)っ

重要的事情要放在最前和最后ヾ(o・ω・)ノ



评论(5)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