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川大概不能叫做一章完了

【刀剑乱舞】爱刀剑甚于付丧神7

#非典型本丸#


#我们家的审神者更喜欢我们的本体怎么破#


#那只审神者只撩不嫁#


#ooc一定是作者的错#


all男审,暧昧向







     “不用着急,你们先考虑一下,等仔细考虑好了再跟我说。”审神者说完这句话,堵回了好像要急忙说话的两人,爱耐不住的手痒地拿起放在茶几上的短刀,终于在正事说完后可以触碰他们了。

 

     他先拿起来的放在最靠近他一侧的药研藤四郎,药研藤四郎的外观是在这三振短刀最符合他的审美的,白柄黑鞘,柄上是典雅的纹饰,鞘上是简约的纹路,又因为是刚锻造出来不久无论是柄和鞘都是崭新发亮的,审神者仔细观赏了刀装,然后把拔开鞘,“喀”的一声,闪亮的刀光就印在眼中。

 

     因为刃对着审神者、对着灯光,刃处越白越亮,刀背越乌越暗,这样可以随身携带的短刀可真好,如果他是织田信长,他也会随身携带着他,一起去经历很多战争。

 

     因为时间问题,审神者并没有在药研藤四郎注入太多的时间,细细把玩以后,便放下了药研藤四郎,拿起了之前放在中间的前田藤四郎。

 

     前田藤四郎的鞘也是黑色的,不过他的柄很特别,缠绳观摩着像是琥珀色鱼鳞纹,刀鐔却像是灰色的蛇皮纹,颜色温柔带着点华丽,是女性很容易喜欢的造型,比起药研藤四郎刀柄的温润滑腻,前田藤四郎的刀柄更易让人抓牢,他的刀长比药研藤四郎的短,更容易藏在身上防身。

 

    总而言之,前田藤四郎是一振温柔的刀。

 

     最后拿起了放在最外侧的五虎退,其实五虎退在一众刀剑里很显眼,刀柄是黑白色的缠绳,尾处还挂着金黄色的穗子,刀鐔也是金色,刀鞘则是白底黑点,难得的俏皮可爱。刀身要比药研藤四郎和前田藤四郎更为细长,但是绝不是脆弱。

 

     抽出刀身,因为刀身狭长,所有的地方都是明晃晃的,看起来异常锋利,审神者虽然还端着一张正经严肃的脸,在看过三振短刀后,眼睛非常的明亮。

 

    将刀插回去,撸过五虎退的穗子,审神者再次将刀放在几上,虽然还是之前的从左到右的顺序,不过这三振短刀离审神者更近了。

 

     这时审神者重新看向对面的烛台切光忠和山姥切国广道:“你们考虑好了么,我想听听你们的想法。”

 

     “请问审神者您的任期是?”烛台切光忠有些犹豫的问,他并不是之前的审神者首先锻造出来的那批刀,也不是最晚的,那位审神者经历了三年,刀帐也几乎全满了,在所有的刀中那位审神者更倚重初始刀和稀有刀,不过因为烛台切光忠的料理很好,所以虽然不是什么太过稀有的刀剑、也不是从一开始就陪伴审神者的初始刀,但是他和审神者相处的次数还算多。

 

     不过就是因为相处的时间比较多,他和前任审神者的感情算是深的了。因为帅气的外表、料理才能、还有体贴的性格让他也有过这样的会面,而山姥切国广这是第一次。

 

     在这之前,他拒绝了领养超过一只手的领养邀请,那些审神者里面不乏有优秀的人,但是他还没看见一口气接受三振初始短刀的人,短刀的武力值并不高,更何况和三振明显还没被召唤出付丧神,这些领养本丸的审神者很多想在初期有比较高的战力,能够尽快刷图之类的,所以即使也是倾向于前任审神者任期比较短的刀剑,但是对于练度有一定的要求,毕竟领养本丸也不是收容所,他们也是肩负着消灭时间溯行军的任务。

 

    而这位审神者不仅话说的对他胃口,在给他们的思考时间内,这位审神者观察三振短刀时的认真和仔细,也说明这位审神者并不是拿这三振短刀来凑数的,即使面上没有什么表情,但是眼中看的出这位代号为十堰的审神者对于这三振溜一圈战场就能带回来的刀剑的喜爱。

 

    谈起来有些可悲,也是对付数量庞大的时间溯行军的无奈,刀剑付丧神们可以说是量产的,虽然一般而言政府规定一座本丸只能召唤出同一型的刀剑付丧神,在一个本丸内看不出什么,但是在万屋就很明显了。所以对于他们而言,一个好的审神者,一个不在意普通刀和稀有刀而一视同仁的审神者,一个让所有的刀剑都能享受战场厮杀的快乐而不用担忧手入的审神者,有多么难得。

 

     “十年。”十堰平静地回答,这个答案有可能遭到拒绝,也有可能得到接受,就看这位烛台切光忠有没有勇气和审神者相处那么长的时间然后再分离。

 

    审神者并不会因为烛台切光忠的答案而对他有什么不好的看法,刀剑得到了人类的身体,从而被人类的感情影响,无论是什么回复,都是人之常情。

 

    只不过既然审神者的初始刀向他推荐了烛台切光忠,他还是希望烛台切光忠能够加入他们。他并不想再次和他的初始刀讨论选择哪一位刀剑男士合适,再一次来到时之政府进行会谈,有那个时间他还不如回本丸欣赏和擦拭已经拥有的刀剑。

 

    烛台切光忠没有了声响,应该是在思考,的确未来要相处十年,即使是对于岁月悠久漫长的刀剑付丧神,也是要好好思考的,更何况只要接触人类,这时间就变快了。

 

    审神者将目光转向自进来除了自我介绍就什么都没说的另一位刀剑男士。

 

    山姥切国广见审神者看过来,先是有些别扭微微侧了侧头,但是立马正视着审神者,这是他进房间里后第一次和审神者对上目光,他认真地说:“我是山姥切国广,我希望能够加入您的本丸。”能够不会被您随意地和其他刀剑比较,不会在意我是一个仿造品,还有……我才不是什么赝品。

 

    想不到这振山姥切国广意外的坦率,审神者向山姥切国广伸出手,交握:“我的代号是十堰,很高兴你能够成为我的家人,国广的第一杰作。”

 

    “家人,你……”还在期待着什么?山姥切国广还是有些压制不住本性的羞恼。

 

    “毕竟要相处十年,家人什么的不为过吧。”审神者心里也并不如表面的平静,他喜欢着刀剑,甚至可以说是狂热了,而刀剑付丧神这样一个特殊的存在,作为人型要相处十年,还要居住在同一个本丸内,即使最后可以称之为家人,他怎么就看着山姥切国广的眼睛说出口了。

 

     山姥切国广不说话了,他本来就不是擅长言辞的一振,甚至有时候说话会气到审神者,他骨子里因为是山姥切的仿作,又因为是国广的第一杰作,而自卑而骄傲,他不喜欢被人比较,又因为被很多人不懂仿和赝的区别,被诋毁过,这样更加重在意外人对他的看法,敏感而多疑。

 

     烛台切光忠觉得他身旁的这振山姥切国广并不是真的,他本以为在他答复后,山姥切国广才会发表自己的看法,可是这振山姥切国广怎么会在他之前就决定好了,还和审神者握手了!

 

    烛台切光忠看着对面有些兴奋的加州清光和他身边一如既往面沉如水、冷静自制的审神者,虽然有些看不懂身边的这振山姥切国广为什么这么快就答应了,不过他知道他已经心动了,早在审神者在说他的“保证”的时候。

 

     至于之后审神者保管他们的本体,这难道不是一种奖赏么?

 

     完全被自己说服的烛台切光忠接着也就专注地注视着审神者说:“我也希望加入您的本丸,十堰大人。”











光忠前任审神者任期是三年,而且那位审神者也是温柔的人,加上来的比较晚,所以还是比较单纯的啦,保管本体还不会想到威胁上去,也不乏自己被自己说服的可能性,以及审神者滤镜,以后不同审神者带出来的刀剑也就不同了。

还有也是因为这样的记录,清光向十堰推荐了光忠。

本章内三振短刀的外表是从立绘上来的,真实的图片没有找到。

退的画风以前还没注意到,现在看真是不同呢。真可爱。

马上就要满百粉了,我还是不遵照传统偷偷过去好了

我什么也不知道(心虚.JPG)



评论(4)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