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川大概不能叫做一章完了

【刀剑乱舞】爱刀剑甚于付丧神10

#非典型本丸#

 

#我们家的审神者更喜欢我们的本体怎么破#

 

#那只审神者只撩不嫁#

 

#ooc一定是作者的错#

 

all男审,暧昧向






审神者见人到齐了之后,就带着六位刀剑男士去了他们已经来过的锻刀室,炉子空空如也,所有的器具都是这座本丸刚开启摆放的样子,干净地闪着光。从昨天到今天,审神者并没有使用过锻刀室。


小小个的刀匠式神在审神者进入房间的那一刻显现了身影,恭敬地弯腰行礼,然后直起身漂浮在空中对着审神者说:“大人请问您现在是要锻刀吗?”


审神者回应刀匠的鞠躬对刀匠点了点头,回答:“我现在并不锻,以后我的刀剑来锻刀就如我亲临。”审神者转过身对六位刀剑男士说:“想必清光已经和你们说过,这座本丸的锻刀室出来的刀剑并不能召唤出付丧神,但是经过召唤符会有具体的造,能够分辨是什么刀。”


“完成日课而锻造的刀剑以用作你们链接,以后你们有其他需求也可以来煅刀。我会把制作好的召唤符放在锻刀室。就在这里。”审神者指了指门旁边挂在墙壁上的小柜子。


“好了,现在趁我现在就在这里,你们每个人都来试试吧。”审神者将主场留给了刀剑男士们。


审神者看着小小只的刀匠被兴奋的刀剑男士包围的样子失笑,他们也是第一次尝试这样的事情。


“慢慢来!慢慢来!等等,不要抓我。”

“你为什么这么小啊?”

“冷却材为什么叫冷却材不叫水呢?”

“不知道诶。”

“应该是因为要冷却吧?”

“啊啊,应该要放多少。”

“你们至少应该知道公式吧?!”

“别动,放下!”

“这个好像也很可爱的样子。”

“一股脑塞进去吗?为什么这样也会锻造出刀剑。”

“还有顺序啊!”

“对、对不起,小老虎把这个弄倒了。明明已经不让它们跟来了。”

“你先把它抱走!”

“呜——”

“一个一个来!”

“还是很麻烦嘛!”

……




最后在刀匠的大吼和刀剑男士热闹的讨论和研究之下,最终决定先让清光和药研藤四郎锻造两振,清光用了all100,药研藤四郎用了all50,然后见刀匠用漂浮术将相应的材料丢进火炉,开始。


“看来是胁差和短刀啊!”刀匠好不容易能够安稳地坐在一旁的小椅子上嘟囔。


大家看着显示的00:40:00和00:20:00一致陷入了沉默,都盯着火炉上跳跃着的数字,谁都没有动。


最先还是加州清光受不了,他转过头对靠在一旁的墙上抱着手看着他们的审神者说:“啊啊,主人有没有加速的东西啊?”


“加速符也放在柜子里了。”审神者在右手边的柜子里取出两张加速符递给了迫不及待脸上带着兴奋的红晕“噔噔噔”跑过来的药研藤四郎,没想到一向稳重的药研还有这样的一面。


毕竟短刀一般都是他的兄弟,虽然是要链接,但是能够看见刀造还是很好的。


小小的刀匠以特殊手法使用了加速符,就见鲜红的时间立马变成了00:00:00,将刀身取出,置于冷却材中,发出“哧”的一声,白雾腾起。


等冷却好后,将两振素白的刀身放在桌子上的石板上,审神者上前输入了灵力,之间两道白光包裹住刀身,褪去后,就显出配齐刀装的模样。


胁差蛋青柄,金梨地丝卷太刀刀鞘,一尺九寸九分。


短刀是金柄黑鞘,七寸四分。


“是秋田!”药研藤四郎一口道出了短刀的名字,烛台切光忠也点了点头,秋田的原主人曾和伊达政宗来往,所以光忠和秋田也早就认识。


但是对于胁差,现场除了审神者就只有不是新人的烛台切光忠和山姥切国广知道了。


“另一振是笑面青江。”烛台切光忠表明了胁差的身份。对于开口说明身份的事情还是交给光忠比较好。


并不急着链接,所以大家也就一个一个煅了下去,审神者也并不吝啬,即使是时间最短的20分钟,也给了加速符。


结果是烛台切光忠煅出了大俱利伽罗,前田藤四郎煅出了厚藤四郎,五虎退煅出了五虎退,山姥切国广煅出了另一振大俱利伽罗。


没有灵魂的空物虽然样子熟悉,但是终究只是一个灵力汇聚的赝品。审神者虽然喜爱刀剑,但他并不在意这些从他的锻刀室出来的仿冒品。


所以之后五虎退向审神者请求留下厚藤四郎和前田藤四郎的刀身之后,审神者也就答应了,反倒是药研藤四郎不怎么赞同。


不过这些事情就让他们自己商量好了,十堰是审神者,并不是他们同为刀剑的伙伴。有些心情他虽然会理解,但是终究切身感受不到。







第十章了,开心

以及嘴上说着“我和你们不熟”的大俱利伽罗总是喜欢来到我的本丸呢!



评论(4)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