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川大概不能叫做一章完了

【刀剑乱舞】爱刀剑甚于付丧神14

#非典型本丸#

 

#我们家的审神者更喜欢我们的本体怎么破#

 

#那只审神者只撩不嫁#

 

#ooc一定是作者的错#

 

all男审,暧昧向





“更何况刚才如果不是我站在那边的话,想必前辈会摔倒吧。”褐色卷发的青年一眼看上去就并不像温和的老好人,严肃起来身上的气势更是上了一大截,“即使是游戏,这样的玩闹……”

 

“不、不是这样。”出乎意料的,不擅长和这样的人打交道,甚至常年在本丸不亲身和外界交流的夫斯基打断了十堰的话。

 

“他们都是好孩子啊,毕竟相伴几年了,这样的同伴要走了,情绪激动也是可以理解的吧!”娃娃脸的审神者在激动中眼中甚至蒙上了一层水汽,“以后可是,可是很难再见到了,即使有时之政府搞的代言那也不是我的刀剑啊!”

 

“我现在也很着急,现世的家人也是家人,可是这里,那么多年,每天都在一起,他们也是我的家人,我怎么可以……”有些语无伦次但是夫斯基还是坚持说了下去,清脆的嗓音带上了些鼻音,“我难道连在最后的日子好好地陪他们玩也不可以吗?时间到了,我就要走了,我可是一定会走的。”

 

对这位前辈的事情在斯大林格勒那边略有耳闻,十堰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他和夫斯基并不是亲密的朋友,并不适宜直接上手安慰,而且烛台切光忠也就在他身后安静地坐着。

 

好在夫斯基前辈在说完后就尽力平复自己的呼吸,喝了一口茶后勉强地笑着说:“失礼了。”

 

之后他们谈了一些关于交接细节上的事情,在刚开始交谈时有些失控的夫斯基之后很好地控制了自己的情绪,气氛也只能说是平淡。

 

在和夫斯基前辈交谈的时候十堰也感觉到了偷偷摸摸传过来的视线,也许是门扉之后,也好像是房梁之上,尽管感觉有些不适,但是既然夫斯基这样子说了,十堰还是不好意思再次提出。有些东西,说一次就够了。

 

夫斯基在审神者的队伍里算是天才,无论是心理测评还是其他方面都高出普通的审神者预备役一大截,年龄刚好够最低要求,时之政府没有理由将那时候的夫斯基拒之门外。当年作为家中最小的那一个,夫斯基备受长辈的宠爱,后来提出成为审神者的要求,即使不舍,也答应了其请求。

 

现在家中出事,急召夫斯基回去,到了辞职违约的程度,这一本丸的刀剑只能尽快找到能够托付的人,而夫斯基又不愿一溜地把刀剑挂上领养内网,在之前找了未满全刀帐的朋友把能够托付的全托付了出去。

 

现在留在本丸的,要么是很常见、普通,出阵转一圈就有可能捡回来好几把的刀剑,要么是和夫斯基感情最深的刀剑,或者是被托付的人不对胃口还不想离开的刀剑。

 

从好友斯大林格勒得知代号为十堰的审神者并进一步聊天之后,不能不说的是夫斯基的确松了一口气,即使今天的会面并不是很愉快,但是这并不是十堰的错。

 

夫斯基自己知道,在长达几年的身为“主人”“主公”“大将”“大人”……的日子里,她的确比刚来到这里的时候要骄纵了一些——被她的刀剑宠的,那种“宠”和自己的长辈相似也有些不同,有着对小辈的关爱,也有着崇敬和仰慕。

 

所以说在这样的工作环境下,看表面上好像各个下属都想跟我搞办公室恋情,心理测评的重要性可想而知。

 

约定了下一次会面的时间,十堰也没有再留下去的兴趣,便告辞了。

 

在时空转换器离开白光笼罩自己的时候,十堰隐约看到橙色长发的付丧神一脸兴高采烈地向夫斯基说着什么,夫斯基一脸无奈和纵容的样子。

 

对于十堰而言,他理解夫斯基的感情,但是在有些不喜她对于刀剑的纵容方式。

 

回到自己本丸的时候,出阵的小队已经回来了,比以往提早了不少。十堰换下那套衣服,穿上原本在早上穿的长袖衬衫和长裤,就听见了敲门声。

 

来的人是药研藤四郎,审神者并不意外。

 

即使是出阵,药研也会偶尔在战斗之暇给审神者带回礼物。并作为一振稳重可靠、值得信赖的刀剑男士,审神者对比他其他的短刀兄弟会更加倚重药研藤四郎也不足为奇。

 

当然这次除了小礼物,药研还有其他的事情来找审神者。

 

“大将,你在那位审神者的本丸有见到我的兄弟吗?”药研的声音一如既往地低沉平静、富有磁性,完全看不出有什么异样。

 

不过审神者是知道他的期待的,连带着这座本丸的特殊效应,只要是在战场上捡回来的刀剑在这座本丸内便不能够召唤出付丧神,而目前审神者并没有亲自上战场过,并没有尝试在战场上召唤,并且在本丸前期,工作繁忙的审神者也没有什么时间和兴趣去验证这一可能性。

 

最近因为刀剑们出阵和自己的工作,除了例行的手入之外,他可是好好欣赏刀剑的时间也没有,仿佛早上睁眼,低头工作,然后一下子就到晚上了。

 

“嗯,我见到了乱藤四郎。”审神者接着补充道,“很活泼,看起来他的主人对他很好,不久之后你也可以见到他了。其他的我今天并未见到。”

 

药研紫色的眼睛亮起来,除了审神者必须作为主公来侍奉,他最在意的就是自己的兄弟了,现在听到审神者的描述,不由更加期待之后的日子。

 

十堰对于乱藤四郎的感官很复杂,首先作为刀剑,他是很喜欢像波浪一样起伏的刃纹,他喜欢乱刃,但是作为刀剑付丧神的乱藤四郎,呃,他的感官有些复杂,不好表达。

 

首先他记得在没有极化之前,乱藤四郎是一个很活泼可爱的男孩子,朝气满满,作为短刀有一点胆小,在极化之后胆子大了很多,呃,也变得爱开些小玩笑了,跟某些付丧神一样。

 

外表在一干刀剑付丧神里面显得过于柔美,除了审神者之外,也被刀剑们误会过。

 

根据夫斯基前辈的说法,这位乱藤四郎已经是极化过后了。

 

在今天的会面中,好像不怎么喜欢他。

 

怀抱着对夫斯基前辈的留恋,对他有敌意也是情理之中。

 

果然是一个说不上是麻烦的麻烦啊。




本人从今天开始要上班了

所以更新不会在下午了,以后推迟到晚上

评论(7)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