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川大概不能叫做一章完了

【刀剑乱舞】爱刀剑甚于付丧神15

 成为审神者的初衷是什么?

 

有的人有着与生俱来的责任感和使命感,要成为正义的使者,要成为正义的伙伴;也有的人仅仅是被刀剑付丧神的外表所吸引,被成为他们“主人”的愿景所诱惑;更甚者有的人是为了审神者高昂的工资而来的。欲、色、钱,这是时之政府握在手里的筹码。

 

十堰的目的也是清楚明了的,他喜欢刀剑,喜欢冷兵器,于是他就成为了审神者。至于他为什么喜欢这些,除了天性爱好,其他的缘由就是一个很长的故事了。

 

审神者拥有的刀剑并不是普通的刀剑,物久成精,他们在时间的磨砺下拥有灵魂。即使十堰更喜欢的是握在手里的,能够感触到——被烈火煅烧之后,重复敲打之后,熔腾冷却之后——金属的凛冽寒意,可是能够和刀剑交流也是在这样一个奇迹的时代带来的一种幸事。

 

所以十堰很愉悦地和夫斯基接洽,商谈。他感受到夫斯基的刀剑疑惑、好奇、失望、不满、愤怒、满意的目光——当然他是感受不到那么多情绪的,他只是感觉到有很多人在看他,有偷窥的,也有正大光明的,还有生怕不被发现的。

 

十堰在看到极化之后更加粉的柔美的刀剑付丧神——乱藤四郎,再一次确定了审神者和刀剑付丧神的羁绊。

 

刀剑男士和第一任审神者的感情最深,这是他们获得身体后第一次接触的人类,他们会一起生活,直到或久或近的分离到来。

 

可以这样说十堰本丸的加州清光和三振短刀们也只是刚出生的宝宝。他们会在和十堰的交流生活中逐渐发生轻微的改变,最终成为独一无二的“加州清光”、“药研藤四郎”、“前田藤四郎”、“五虎退”。

 

这是普通本丸最大的魅力。

 

而十堰并不会在意这些。他并不在乎是谁塑造了他们的人形,改变了他们的性格。他最在意的是他们的本源,他们的本体。只要是他们,他就在乎。

 

审神者也考虑过这一点——“成年”的刀剑有着千奇百怪的性格,对待人类也有着不同的方式,所以对于夫斯基前辈的刀剑,现在他还不能像对待自己刀剑那样对待他们。

 

在把自己剩下的刀剑都打包送来的夫斯基前辈走了之后,对于曾经是夫斯基前辈的刀剑,审神者目前并没有提出将他们的本体置于刀室的硬性要求。让烛台切光忠和药研藤四郎带着他们安顿好,并且配备了光脑之后,审神者看着空荡荡的刀室还是有些失落。

 

乱哄哄的声响终于小下来,马被拉进干干净净的马厩,一起打扫好的新屋迎来入住的主人,大包小包的行李被拆开、整理、放置。这座空荡荡的本丸一下子热闹起来,这种热闹并不是单纯地指声音,而是指活力、生气的氛围。

 

氛围的变化审神者察觉到了,却并不在意,而斯夫基操心程度又刷新了他的认知,她几乎把整个本丸都搬过来了,一趟不行就两趟,反正连接了对口。

 

审神者好不容易在为迎接夫斯基的付丧神而取消出阵行程摸到刀剑本体的日子里,看着夫斯基一脸激动地忙来忙去,最后一把握住十堰粘上丁子油的手,流着泪说让他好好照顾她的刀剑,最后被现世来的人拖走。

 

这让十堰有一种不真实的荒谬感,就像门打不开了,邻居刚好打电话叫锁匠修门,结果邻居的门一点事没有,只是钥匙插得不够深,门要往前拉一下而已,反而自己的门有事被邻居请的锁匠修好了。

 

夫斯基交接给他的刀剑中不只一振擅长料理,之前更是适应了煮几十人的食物,所以理所当然的,十堰就没有跟着做饭,完全把厨房交给刀剑们了。

 

从做饭解脱出来的审神者在那一天享受到了正宗的日式料理,进食期间坐在上位,被新来的刀剑付丧神打量。

 

没有人说话,只有偶尔筷子、勺子碰触碗碟发出的声音。

 

第二天原有出阵的小队休假,换上了满级很久的刀剑男士完成日课。审神者处理完夫斯基前辈急匆匆走后丢给他交接之后的手续和工作后,和五虎退一起喂小老虎。

 

带着白色的手套,审神者从食盆中抓起血淋淋的被切开的生肉条,吊在其中一只小老虎面前,看它扑上来立马抬高手,小老虎发出委屈的咪嗷声,恶趣味的审神者用另一只揉了揉小老虎脑袋的手,才将肉放低。

 

看着小老虎扑上去撕咬,小小的尾巴不时随着小老虎的动作抬起。审神者抹去另一只吃完肉懒洋洋来撩骚的三瓣嘴旁边的血沫和碎肉渣,嘴巴旁边的毛都被染成了红色,它自己会舔干净吗?

 

小老虎被擦嘴的时候还躺下,露出肚皮打了个滚,甩甩小脑袋,又兴奋的被同伴的尾巴吸引,扑上去意图叼住,被打扰吃饭的小老虎不堪其扰,扭过头和那只小老虎打了起来。

 

“它们每天都这样吗?”审神者感兴趣地看着打闹的幼年凶兽。

 

“是、是的。”五虎退喂着其他只幼崽,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我记得你的小老虎在本丸的时间是停滞的,是吗?”

 

“嗯嗯,只有我去修行的时候它们才会长大。”

 

“那……那个时候五只所需要的肉可不少。”

 

“啊,对、对不……”

 

“我并不是这个意思,到那时候它们肯定是本丸的一大战力,谁都不会吝啬的。”审神者拿起空盆,对五虎退说,“一起去洗盆子吧。”

 

“好。”五虎退连忙站起身来,跟上审神者的脚步。

 

在两人走后穿着深绯运动服浑身汗水的健壮男人从竹林中走出。

 

“咔咔咔,这位审神者看起来很有爱心啊!”






不知道为什么,写起小老虎特别顺手(~ ̄▽ ̄)~(含住小可爱的头)

此处设定每个五虎退修行看本事带回来的老虎不一样,所以并不是合五为一

还有小老虎的叫声不怎么好形容,像沙哑的气音,所以“咪嗷”不能是实音

以及和小老虎的互动靠动物世界记忆和幻想

评论(7)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