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川大概不能叫做一章完了

【刀剑乱舞】爱刀剑甚于付丧神16

#非典型本丸#

 

#我们家的审神者更喜欢我们的本体怎么破#

 

#那只审神者只撩不嫁#

 

#ooc一定是作者的错#

 

all男审,暧昧向






阳光充足,惠风和畅,景色优美,挑了个好位子,审神者就开始擦刀了,平稳的重复着机械性的动作,不知道过了多久,审神者突然感觉到有人在看他。

 

能让他从擦刀的活动中感觉到,不可不说这位目光之灼烈,审神者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抬眼看向四周——没有人。

 

他的面前是波光粼粼的湖面,能够在波光中隐约看见绿色的湖水里黑色小鱼结伴游来游去,这是前一段时间他和他的初始刀到万屋去的时候带回来的。

 

包括乌龟、兔子、鹿崽、小鸡、鹦鹉……

 

总而言之那趟出行不得不从本丸多叫了几个人来拿这些东西。

 

审神者并没有叫人出来的意思,他并不在意被人观看擦刀,可是他想不出那振刀剑会躲在哪里,总不可能钻进水底吧。

 

将手中的刀剑置于一旁,他今日擦的刀是前田藤四郎本体,短刀小巧、易于携带,而今日的前田藤四郎被委任竹林道路清扫的任务,估计依着他的性子会认认真真、仔仔细细地彻底打扫一遍,花上不少时间。

 

放松地背靠着朱红的护栏,双手搭在两边,仰起头,乌檐被阳光染上光晕,审神者闭上眼,然后他感觉到什么翩然落地的声音,带着轻微的金属碰撞和衣料摩擦声,睁开,果然看到了一个一身雪白的身影——鹤丸国永。

 

“阿拉阿拉,我这样突然降临没有惊讶吗?”雪白的刀剑付丧神笑着说,一只手习惯性地抓着刀,这是穿戴了整套出阵服的鹤丸国永,戴着腿甲、手套,披着披风。

 

“我记得你今天没有出阵。”审神者维持着双手大张的姿势没有动,抬头看着白发的付丧神。

 

“大人是问我衣服的事情吗?”鹤丸国永半蹲下身凑近了审神者,“大人不觉得我这样更像鹤吗?”

 

凑得太近了,眼睛有一瞬的不舒服,想把这张脸推开,但是当然的审神者并没有这样做,他只是平静地说:“在本丸穿得放松一些也不会影响什么的。”

 

“哎呀!大人是这么想的吗?”鹤丸国永定定着看着近在咫尺的审神者,金瞳对着审神者的黑瞳,看出他眼里是一如既往的和外表一样的平静,这样的态度反而显现出一种异样的真诚来。

 

审神者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他和鹤丸国永对视良久,然后就见白发的付丧神直起身说;“这也算作不错的小惊喜啊!”

 

然后他就绕开了审神者的腿,在一旁盘腿坐下,撑着下巴对着不变姿势的审神者说:“你和他真是不一样呢!那位大人可是很喜欢亲近我们的。”

 

“……”他的空余时间不多,最近才闲下来,大部分时间都是花在挑个好地方,准备东西擦刀去了,不擦刀就是在被清光安利买买买(光脑给他是不是一个错误),被光忠拉过去处理紧急公务,和退一起喂小老虎们并且和他们玩,被药研抓过去锻炼、讨论医药知识(现代和古代的碰撞),和前田一起锻炼……这样想起来他还是很忙的,本丸里现在那么多刀剑,他只要安排出阵和远征的小队,其他就不用担心。

 

和新搬过来的刀剑们除了偶遇会聊上几句,就只有很少的手入时间会和他们交流。

 

这次也可以算得上偶遇。

 

“你刚才是在屋顶上?”

 

“是啊,没想到没有吓到大人呢。难道大人都不会受到惊吓的吗?”鹤丸国永笑着说,眯起了眼睛。

 

“我感觉到你在看我。”审神者收回右腿支起来,并把右手搁在腿上说。

 

“没想到大人那么敏锐啊。”

 

“……”可是这个人并没有掩饰过什么,要是他没有动作,也会在他专心擦刀的时候蹦出来吓他吧,那还不如他先放下手中的事情,到时候也不会一个不甚伤了刀或者是伤了自己。

 

“说来让我惊讶的是没想到大人您会那么喜欢刀剑。”鹤丸国永双手撑地直起身,又凑近了审神者,“每天这样保养他们,大人都不会厌烦的吗?每天重复着这样无趣的事情,大人您不会烦躁吗?这样平静的生活,心也会死的吧?”

 

察觉到白发刀剑付丧神语言中包含着的不明意味,审神者皱起了眉头认真的回答:“我并不会觉得烦躁什么的。除了某些特别需要创造性的工作,其实无论是现世还是你们那个时代很多工作就是这样重复着相同的事情,而本身不在意这些的人,无论在哪里也会将生活过得充满趣味。”

 

“我之前也没特别考虑过这样的问题,也并不觉得厌烦什么的。鹤丸国永你觉得很烦躁无聊吗?”

 

通身白衣的付丧神盯着审神者沉默了一会儿,脸上难得没有什么表情,和平日的笑脸比起来有些怪异,然后突然又笑了起来说:“人生中惊讶是必要的,在这里还算有趣。”

 

“大人要不要跟我一起来让这样平静的生活变得……”

 

话还没说完,就被一个平静温和的男声给打断了。

 

“主人,时之政府发过来紧急办件需要你处理。”身着黑色西装的光忠站在廊柱旁开口。

 

“好的。”审神者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衣着,然后低下头问鹤丸国永,“什么?”

 

“没什么。”白衣的刀剑付丧神没有继续说下去的意思,然后见着审神者小心地拿起前田藤四郎的的本体走出了这个空间。

 

“这真是一点都不惊喜呢。”







评论(6)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