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川大概不能叫做一章完了

【刀剑乱舞】爱刀剑甚于付丧神18

#非典型本丸#

 

#我们家的审神者更喜欢我们的本体怎么破#

 

#那只审神者只撩不嫁#

 

#ooc一定是作者的错#

 

all男审,暧昧向








黑暗中唯有台子上的那个穿着西装的人能够看清楚,他的脸被一种骨质面具遮住,能够看见的只有一双金眸和一头红发,赤色的头发被一个金环在底部圈住扎在脑袋后面,偶尔跟着主人的动作摆动。

 

这个人是这次会议的主持者——公安委员会会长赤狼,实际面貌不清,实际年龄不清,具体资料只有高层才知道。在他上任期间,以雷厉风行的作风,圆滑机巧的手段,强大的个人魅力还有庞大的关系网,干了好几件实事,颇受人称赞,几年前出现的混乱让前任公安委员会会长引咎辞职,也成了赤狼上台的契机,那次混乱的解决和这十几年的安定这位公安委员会会长功不可没。

 

赤狼是个真性情的人,又公私分明,下班之后容易跟人打成一片,善于经营关系,这关系网也是这样积累起来的。

 

这次会议担任主持除了是他主动请缨,也有着很多人的赞同和推动。

 

十堰和山伏国广分别坐在在中间置着一张上面放着一个插了一只玫瑰的花瓶的小圆桌的两把椅子上,他们处着的这个小空间只有他们两个人,他们能够在近处清楚地看见赤狼,清晰地听到赤狼的讲话。

 

这是精通空间技术的时之政府给大型会议专门准备的场地。

 

毕竟一整个都的审神者即使是人最少的混乱时期,也不可能全部放在一个空间里。

 

十堰进的“会议室”其实是一个单独开辟的小空间,赤狼被投射到这个小空间内,在这个“会议室”里有成千上万的小空间供会议使用。这样的会议保证了每个人能够看见主持人和其他领导的人,能够听清楚他们的讲话。

 

十堰和山伏国广脸上挂着一致的认真神情,听着由主持人请出的领导的讲话。

 

这次的会议主题也是十几年前混乱的余声和回响。

 

那件事被时之政府对外封锁,只有成为审神者所要通过考试的教材上会被作为重点提及。

 

除了了解并学习赤狼即其他人在混乱中采取的措施,必然会出考验审神者解决这类混乱的加分题,时之政府也会在每一次审神者考试中采取有借鉴意义的答案,综合提炼试点实行,避免这类的混乱再一次发生。

 

在那次混乱中损失了一大批优秀的审神者和高练度、经验丰富的付丧神,甚至在时之政府工作的普通文职人员都受到波及,丧失了生命。

 

也是那一次的混乱让时之政府审神者考核加入了心理观察期等等针对审神者预备役过往经历和性格心理考量。如果没有一定的社会经历是成为不了审神者的,如果有暴力倾向是成为不了审神者的,如果你酗酒、酒后行为可疑也是成为不了审神者的……

 

这样高的标准就大大限制了审神者的数量。

 

曾经不是没有人质疑这样的举措,但是都被上层的大佬们压下去了。

 

所以时之政府就拼命争取和现世政府合作的机会,让刀剑付丧神出卖色相展示魅力来吸引人们来成为审神者。

 

上次混乱其中一个起因就是对犯下错误的审神者只进行了强烈谴责,确实的处罚太轻,这样的惩处甚至激发了一些审神者的凶性,将自己从时之政府受下的气发泄在自己手底下的刀剑付丧神身上,引发了付丧神的暗堕,这样又回报在审神者身上,促使审神者出格。

 

这样恶性循环,加上一些诱因和小小的导火索,最终促成了混乱。

 

十堰一边听着赤狼和领导的讲话,一边回想教材里的资料和前辈透露的信息,其实十堰首次听到审神者这个词汇也是因为这场混乱,那时候因为混乱现世政府不得不派人支援,两政府之间的关系一度恶化。

 

“……本次会议上半场结束,下半场在半小时之后举行,请各位不要忘记时间……”

 

眼前的赤狼为上半场会议做了一个简短的总结,然后其身影就碎裂消散了,与此同时小空间里的灯亮了起来。

 

审神者拿起喝了三分之一的矿泉水继续喝了一口,至于山伏国广的,他的那瓶早就被他一口气灌一半灌完了。

 

“大人,第二位提及的混乱是什么?咔咔咔咔,贫僧很好奇。”在外就带起了头巾的山伏国广很爽快地就提出了不懂的地方。

 

十堰也没有想过瞒着自己手底下的刀剑男士,就唤出光脑将自己之前整理过的资料分享到了山伏国广的光脑上。

 

静静等待山伏国广将资料看完的时间内,十堰又查看了自己的办公邮箱,确认没有新的文件,查了查简讯光忠也没有发文件过来,又逛了一下审神者内部论坛,看了看时之政府官网,全部都看完的时候身旁还是一片静默,让审神者有些疑惑又有些好奇,便终于往身旁的山伏国广望去。

 

只见山伏国广一脸苦大仇深,那么长的时间早足够他看完所有的资料,只是他反反复复地盯着资料的一些字眼看来看去。他的前任审神者——夫斯基从来不跟他们讨论这些“往事”,辅助他文书工作的刀剑男士也没有提过这些,也就不知道他们知不知道。

 

虽然从某种意义上山伏国广是第一次接触这样的文件,但是这并不代表着他并不能或者说怎么不能从资料上那一个个平淡、书面化的文字看出当年惨烈的情况。

 

在诱因分析中甚至有着从刀剑男士立场的同仇敌忾还有深切悲哀,但是他立马将自己从那个场景中解脱出来,消解了心中莫名出现的愤怒和怨恨。

 

他看到之后暗堕的刀剑付丧神和审神者像疯狗一样无差别袭击造成的伤亡人数,就已经明白那时候在这个漩涡里的人已经异化了,他们从受害者成为了加害者,完全背离了初衷,成为了和之前迫害自身一样的人。

 

果然他的修行还不够,仅仅是资料的描述就动摇了他的内心。

 

如果之前说要跟着十堰修行是一时激动的想法,那么现在他是真正将这件事放在了心头。

 

仅仅是身体的磨练还不够,他还尚不成熟!

 

“山伏国广,你看好了吗?”见山伏国广停在一页就不动了,陷入了沉思,十堰本不想打扰这个思考着什么的刀剑男士,但是这样一看半个小时就要过去了,还差几分钟下半场会议就要开始,他不得不把山伏国广从他自己的思绪中拉出来。

 

“大人不介意我们看到这些资料吗?”山伏国广并没有说贫僧。

 

“为什么要介意?”

 

“咔咔咔咔!”看着审神者脸上真切的疑惑,山伏国广禁不住大笑了起来,笑声依旧爽朗。

 

下半场会议马上开始。








图片由萌百度娘提供

所以说帅哥你谁?

尤其是第二个画风更加认不出来了





评论(19)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