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川大概不能叫做一章完了

【刀剑乱舞】爱刀剑甚于付丧神19

#非典型本丸#

 

#我们家的审神者更喜欢我们的本体怎么破#

 

#那只审神者只撩不嫁#

 

#ooc一定是作者的错#

 

all男审,暧昧向








在编号为S2237020601的本丸里,只要你想,遇见审神者就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

 

审神者如果没有呆在他的房间办公的话,那么很大的可能性就是找了一个风景好的地方来擦刀。

 

而风景好的地方在这座本丸内虽然有很多,但是和闲着的付丧神们比起来也不算多少。

 

那些不爱动喜欢待在一个地方的付丧神们还好,爱动的付丧神们经常能看见审神者。

 

比如像上次在湖边廊亭遇见审神者的鹤丸国永,再比如现在的乱藤四郎。

 

乱藤四郎可以说是和夫斯基感情最深的一振刀。他是夫斯基的初锻刀,陪着尚且稚嫩的夫斯基走过了无数个日日夜夜,最终迎来夫斯基要回现世的日子。

 

乱藤四郎知道终究会有这么一天,他觉得自己那时候能够平静地对待别离,毕竟他可是第一个就极化了的刀剑男士。

 

但是他没有想到还没有到那个他一直放在心里的日子,就要说再见了。

 

所以明明知道这并不是接任他们审神者的错,乱藤四郎也免不了迁怒。乱藤四郎不喜欢这样的自己,他甚至会怀念还仅仅是单纯的刀剑的日子。

 

那时他被人握在手中,他被人藏在怀里,他被人挂在墙上,他被人置于枕底,他不用思考什么是非对错,他不会产生怀疑,他随着人的动作而动作,被人牵引,或是划破皮肉,或是刺入身体,他斩杀敌人,鲜血会沐浴他的全身,那是一种鲜明的荣耀。

 

他是细川的乱藤四郎,后来是夫斯基的乱藤四郎,现在他是谁的呢?

 

不喜欢、不喜欢这个人。

 

凭借着娇小的体型藏在暗处的橙色头发的付丧神偷偷摸摸地盯着审神者温柔的动作,这个人手上拿着的是他的兄弟——药研藤四郎,这是他的兄弟,但不是之前本丸里的兄弟。

 

乱藤四郎并不像厚藤四郎一样,偶遇审神者的时候便会上去认真地打招呼。他还看见厚藤四郎和审神者相谈甚欢的样子,虽然有些失落,但是他还是替厚高兴。他也和厚谈过,乱藤四郎却还是迈不出那一步。

 

他知道自己这样是不行的,可是……

 

今天还是没有勇气从自己藏身的地点走出来,他看着审神者流畅地把东西收好,站起身来,然后转身朝自己这个方向看过来,吓得乱藤四郎连忙往里面缩了缩。

 

等了一段时间再探出头来,发现早已经不见了审神者的身影,乱藤四郎才松了口气,还有些不满地嘟囔:“我啊……还是最讨厌……”

 

“乱!”看起来严肃沉着的厚藤四郎声音倒是很健气,“你在这里干什么?”

 

乱藤四郎连忙转身就看到了站在他身侧的短刀,正想说什么,就听见后藤四郎又开口了。

 

“我刚才看见……”厚藤四郎停顿了一下,然后眉头微微皱起,“你不会又是在偷看大将吧?”

 

“诶?!等等,我才不是……”怎么都叫大将了啊,前几天不是和他们一起叫大人的吗?

 

“我可是双眼都看到了。”黑色短发的刀剑男士用食指和中指指了指自己的眼睛,“I’am watching you.”

 

“啊啊,你说的是什么我听不懂啊,你是从哪里看到这些东西的。”乱藤四郎看着兄弟的动作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从大将给的光脑上。”厚藤四郎将手放下,“前几天大将教我怎么用它了,可以有好东西看。”

 

“什么好东西,光脑不是会联系就好了么。”乱藤四郎还没有仔细研究发下来的光脑,也并不在意,之前夫斯基也很少用它,看见的时候也只是跟人联络。

 

“那乱可是错过了好多啊,夫斯基大将不怎么用光脑,更喜欢看纸质书、和我们下棋什么的。我也是才知道光脑有那么多功能,有些功能真的是超棒的。”手挠了挠头,厚藤四郎很自然的就提起了前任审神者。

 

乱藤四郎狐疑地看向厚藤四郎,突然发现了有什么不对,惊讶道:“你的本体呢?”

 

“让大将帮忙保存了,在之前大将还给我做了保养。”厚藤四郎的脸上浮起红晕,“真的好舒服。”

 

“大将的灵力初尝带着些苦味,是一种很好闻的草药香气,渐渐的有些甜,最后还有一种舒服的清凉感,好像整个人都被洗涤一遍,超干净的感觉。”厚藤四郎语速快的插不进嘴,平时称得上锋锐的眼睛亮闪闪的,“夫斯基大将的味道是朗姆酒巧克力蛋糕,我还以为灵力的味道都是这样子的呢。乱你有没有吃过,我以前不知道这是什么味道,有一次烛台切君做了这个——我是说在夫斯基大将本丸的烛台切君——我吃了,除了吃多了有点腻,其实真的很好吃,可惜烛台切君之后不做了。”

 

“平常的时候不怎么明显,保养的时候大将灵力给人的感觉真的超棒的!”

 

乱藤四郎被厚藤四郎轰炸的有些理解困难,等一会儿才完全明白厚藤四郎说了什么,“你说大人给你做了无伤保养?”这个的确是这个人会做的事情,但是厚这样上去就答应了?

 

“还是大将主动提出来的,前几天我不是出阵了,然后受了点轻伤,说来还有点不好意思,那次只有我一个人受伤,于是大将给我手入的时候就只有我一个人。”

 

本来已经偏离中心的话题又被直接抓住。

 

厚藤四郎回忆当时的场景,“虽然大将和我一样不怎么爱笑,但是那时候我和大将聊的超开心,轻伤治疗的时间也不是很长,在最后的时候大将就提出来之后要不要保养,说刀剑只有经常保养才能够真正成为神兵利器,这是他说的,不过经常保养对我们的确有好处。今天我看我的本体光泽都上了一个层。这可是作为刀剑的最高享受。”

 

因为太麻烦了,夫斯基也不是喜欢把时间放在这些地方的人,所以即便是乱藤四郎得到无伤保养的次数也很少,都是作为奖励给他的,夫斯基做的时候手法生疏,第一次做还差点伤到自己。夫斯基平时手入亲手上的也不多,很多时候都是启用了自动手入的设备,说实话在这座本丸,审神者只要有时间就会亲身给刀剑手入,手法还很纯熟,他也是吓了一跳,毕竟刀剑男士有那么多人,一个一个过来会浪费大量时间。

 

习惯了之后,倒是觉得自动手入设备虽然精准,被调节到一个最适合的力道,但是总觉得少了一些什么。

 

可能是味道吧,设备输出的灵力就像是被过滤了一样,寡淡如同白水,要不是伤口正在愈合,根本感受不到灵力的输入。

 

“乱,你也别太在意了,试着和大将好好相处,就会发现大将其实是一个很好的人。”

 

“我……”









我超喜欢厚的



评论(9)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