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川大概不能叫做一章完了

【刀剑乱舞】爱刀剑甚于付丧神21

#非典型本丸#

#我们家的审神者更喜欢我们的本体怎么破#

#那只审神者只撩不嫁#

#ooc一定是作者的错#

all男审,暧昧向

“主公怎么不说话?”乱藤四郎拖着下颚看着审神者机械性的动作有些无聊,虽然认真的主公很可爱,但是乱藤四郎并不想自己和自己聊天。

刚开始的时候审神者还会回复乱藤四郎几句,然后就变成了单调的“嗯”或者是点头、摇头,之后审神者的动作愈发规律,回应就更少了。

在第一次得不到回应的时候,乱藤四郎还看着四周的风景没有发觉,然后第二次乱藤四郎想得到审神者的认可的时候转头来看他,然后乱藤四郎就被审神者规律轻巧的动作吸引,然后兴冲冲地想提问,但是审神者没有理他,全部的目光和心神都在手上的刀剑上。

那是山姥切国广的本体,乱藤四郎知道,他的刀身锃亮,刀光澄澈美丽,又非常锋锐,一看就被人保养得很好。

是那个每天会披不同款式和颜色的有点不一样的山姥切国广,至少他前任主公的山姥切国广常年一身白布,脏了、破了也不喜欢换。

若不是他还略微了解山姥切国广的性格,他还可能会以为前任山姥切国广不喜欢换的原因是没那么多披风可换呢!

虽然好像……好像的确是这样,因为手入直接会把身上衣物的破损恢复如初,而最初时之政府会每位刀剑付丧神发两套内番服。

在像本丸这样的时空缝隙中只要不故意把景趣调整成梅雨之类的阴雨天气,还没有购置烘干机的话,一般两套衣物也是够的。

而刀剑付丧神的欲望不如人类旺盛(个别除外),几年下来,衣物不算多也不算少,够穿是肯定的,只是款式相似,几乎和内番服或者出阵服相同。

前任审神者并没有给他的付丧神们购置个人光脑,前往万屋需要审神者或者是内侍以及掌管财政的付丧神的同意,有时候倒是可以在出阵的时候去当地的店铺购买。

但是他们还需要将发下来的小判换做当地的货币,为了减轻对历史的影响,有时候进入人群还需要将出阵服隐藏,换上那个年代的服装,即使是乱藤四郎也没有太多的衣物。

想想是不是特别麻烦?

幸好因为时之政府技术的原因,他们说的话任何时代的人都能自动换成他们听得懂的语言,不然为了消灭时间溯行军,有时不得不和当地人产生交流的时候,还要有各时各地方言不同所造成的交流障碍。

这样的话,消灭时间溯行军就更是一种艰巨的任务了。

乱藤四郎将不知道飞到哪里去的思绪抓回来看了看四周,没有其他付丧神,很好,他轻手轻脚地站起身,小心翼翼的来到审神者的身后。

看着审神者卷卷的头发中的那个发旋,笑了一下,然后缓缓低下身,将嘴巴凑到审神者耳旁小声唤道:“主公……主公?”

“主公(/)……主公(—)……主公(∨)……主公(╲)……”乱藤四郎用不同音调将“主公”这个称谓叫出了花来,一个人玩的还挺开心。

之后就见审神者突然身体一颤,像是才注意到乱的行为,终于停止了手上的动作,默默将自己的身体往前倾了一些,然后再转头对乱说:“如果你无聊的话可以找你的兄弟玩,或者是切磋提高自己的武技。”

“我想和主公待在一起。”乱直起身笑嘻嘻地说,“来这里那么久都没有和主公好好相处过,难道说主公不喜欢我吗?”

“可是我会把注意力不自觉移到刀上面,很可能会忽略了你。”直话直说,审神者并没有什么想隐瞒的意思。

“主·公·大·人~难道我不是刀吗?”乱藤四郎脸上依旧微笑着,碧蓝的眼睛依旧澄澈,但是声音不自觉带上了一点委屈和不满。

“你们是刀剑付丧神。”审神者垂下了眼,看着躺在双腿上的山姥切国广本体,然后再抬头凝视着乱藤四郎的眼睛说:“你曾经可以说是单纯的一振,但是现在你们已经拥有了肉体,无论是形状、手感还是温度,都是不同的。”

“那主公大人不喜欢我们的肉体吗?”乱藤四郎丝毫没有觉得自己的话有歧义,或者是即使意识到了也没有特意改口。

再次低头看了看腿上躺着的山姥切国广本体,审神者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说:“乱你想听我的真话吧?”

这个时候乱藤四郎并没有回答,他的心里有些不安,像是要触及到什么他并不想知道的或者说恐惧的秘密一样不安。

乱想离开,但是脚下像是生了根,他看着审神者的发旋,然后见审神者再次转头看向他,这个动作在乱的眼中好像被放慢了,他能看到审神者随着转头微微颤动的发丝,还有收紧、舒展的颈部肌肉,审神者的声音清晰地传入他的耳朵。

“我呢,是把你们当做朋友、当做家人来努力地相处。但是对于你们的本体。”审神者停顿了一下,这个时间很短,但是眼中像是在一瞬间燃起了火焰。

“你们的本体是利器,是珍宝,是奇迹。无论是你乱藤四郎,还是山姥切国广,还有加州清光,其他刀剑,都是奇迹。’一点秋光明肃气’,你们的本体都很美,是金属千锤百炼出来的美丽,是匠人、刀主所造的铭文,还有血气、肃气铸就的美丽。Balabalabala”

“噫!”乱藤四郎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惊讶的发出了一个意味不明的声音,平日比较沉默寡言的审神者像是打开了话匣子,说个不停,还夹杂着几句他听不懂的听起来抑扬顿挫的话,后来还被审神者转过身抓住了上臂,腿上的山姥切国广被放在了一边。

这并不符合刚才乱有点害怕的那种猜测,但是这种突然不按常理出牌的爆发,乱无措了,还微妙的有些嫉妒,但是他们不是应该高兴吗?有这样一个不在意外表,注重刀剑本体,还能付诸行动的审神者不是已经是那种梦幻中的人物了吗?



并不是夫斯基不给她的刀男买衣服的原因有以下几点:1、没有意识。2、刀男自己觉得麻烦。3、刀男把零花钱or私房钱用在别的地方。5、衣服还够。6、没有特殊情况(节日庆典之类的)6、系统没有出换装。(趟地)
说个笑话,其实夫斯基是我们派出去的卧底。

评论(13)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