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川大概不能叫做一章完了

【刀剑乱舞】爱刀剑甚于付丧神22

#非典型本丸#

 

#我们家的审神者更喜欢我们的本体怎么破#

 

#那只审神者只撩不嫁#

 

#ooc一定是作者的错#

 

all男审,暧昧向







“主人,你、你其实是不喜欢我们吗?”加州清光本来是安静地看着审神者有条不紊地给他手入,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盯着审神者认真的侧脸,忍不住就突然发问了。

 

审神者给刀身打粉的动作停顿了一下,然后再平稳地继续了下去,审神者并没有抬头,回道:“发生了什么事吗?”

 

见到审神者可称漫不经心地态度,尤其是目光根本没有抬起头过,一直粘在自己本体的刀身上面,清光心中泛起了委屈,这样的态度根本和他刀说的一模一样。

 

加州清光从能够组成一支队伍的时候就努力提升自己的实力,除了消灭时间溯行军的本职以外,清光还存了保护好审神者的私心,在最初他本以为审神者获得刀剑的速度会很慢,他有足够的时间,但是只不过几天的时间,审神者从另一位未满任期的审神者那里得到了几乎超过刀帐一半以上的刀剑付丧神,本来空空荡荡、打扫都觉得没有尽头的本丸,一下子就快满了。

 

这让加州清光觉得不安,即使是加上被审神者最初领回本丸的五位刀剑男士,他们加起来只有六个,对方是他们的几倍。清光只好加快自己提升的速度,几乎每天都会跟着出阵,近侍就拜托了烛台切光忠、药研藤四郎和前田藤四郎,叮嘱山姥切国广看着审神者一点,并让五虎退在藤四郎一家里对他的兄弟多说说审神者的好话,把沉迷擦刀的审神者拉出来陪小老虎玩耍。

 

这样一回忆,清光更觉得委屈,明明加州清光群里其他本丸的加州清光只负责可爱就好了。只不过委屈归委屈,清光还是回答了审神者的问题:“我听别的刀剑男士说主人你并不是喜欢我们,只是想拥有我们的本体,才成为审神者,才成为我们的主人。我们只不过是附加的!”

 

 

疑惑地眨眨眼,审神者这才反应过来,将清光的本体放置好,审神者拿起一旁干净的棉布擦拭掉手背、手心还有指缝上的打粉,正襟危坐才对加州清光说:“没错。”

 

没、没错???

 

“我的确非常喜爱你们的本体。成为审神者的理由中也有一条是因为我能够正大光明在任期中拥有这些至宝。”

 

主人居然不要脸地承认了!

 

审神者脸上还是一如既往谈话时专用的认真神色,他直视着加州清光说:“但是我要说的是……”

 

“咔哒!”突然门外传来什么东西被踩断的声音,然后就是人体摔倒在地的沉闷声响、不同音色的呼痛声,以及爽朗魔性的笑声和道歉声。

 

被打断了重要发言的审神者瞧着对面难得皱着眉像是苦大仇深的加州清光,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我去开下门看看,等下听我把话讲完,先别胡思乱想。”

 

没有等到清光的回答,审神者站起身,走到手入室的门口,拉开门,不出意外的看到了团成一团的近日和自己比较亲近的刀剑男士们,这个偷听的习惯怎么哪里都有,而且总是这个人叠人的姿势,不知道下面那个人压力很大,中间的人也不好受么。

 

审神者居高临下地看着地上爬了半天因为没有什么默契而又摔作一团的刀剑男士们,有点心累,平时也不见他们这个样子,这算是本性暴露还是偶尔犯蠢。

 

将手递给最上面压着的最高的一点都不急站起来的还笑着的山伏国广,将他拉起来,再帮助一个个把压在大块头底下有可能受伤的刀剑男士站起来。

 

等众人整理仪表的整理好,扶眼镜的扶眼镜,撸毛的撸完,揉痛的不再揉,咔咔咔的继续咔咔咔,审神者才道:“你们也进来听吧,不用在外面偷偷摸摸的。”本来想一如往常地无视的。

 

审神者率先转身进了手入室,付丧神们也鱼贯而入。

 

本丸的手入室一般很大,一次没有手入完恢复完全的刀剑付丧神们可以在这里休憩,基本比得上藤四郎一家的大屋。

 

等所有的付丧神和审神者进来以后,付丧神们却感觉往常很宽敞的屋子变小了,整个空间显得有些逼仄和憋闷。

 

审神者恢复成没有给他们开门前正襟危坐的姿势,右手旁是加州清光的本体,清光也离审神者最近。

 

“刚才我要说的是我并不是不喜欢你们。”见对面他的刀剑男士们要么脸上是“骗人!”的怀疑,要么是“这是真的?!”的惊讶,或者是“我信任你”的笃定,还有一个还是露出白牙的笑,审神者就看了一眼略过去了。

 

“乱你知道的,昨天我说过,我是把你们当做朋友,当做家人的。”审神者看向乱藤四郎,却见他听到审神者的话后神思不属,审神者感觉今天感到无奈的次数比往常多很多。审神者只好提高了声音再叫了一声乱藤四郎的名字,才见他回神。

 

审神者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见乱藤四郎点了点头,继续说:“这也是我想告诉你们的。我对你们的喜欢是对一个独立个体的喜欢,但是我对你们的本体的爱是对于自己所有物的爱。”

 

总觉得有哪里不对的刀男们来不及细想,继续听着审神者的发言。

 

“所以说我对你们和对你们本体的感情根本是完全不同的,更是无法比较的。所以你们不用担心我爱你们的本体而不喜欢你们。”审神者言之凿凿地下了结论,然后提出了自己的疑惑,“你们怎么会有自己的想法?我记得只跟乱谈过相似的话题。”

 

众人的目光聚焦在乱藤四郎的身上,让橙色头发的刀剑付丧神吓了一小跳,摆手说:“我没有跟人提过这件事情。”在昨天被难得话多的审神者轰炸了一下午而晕乎乎的,他虽然心情微妙,但是之后却没有和人倾吐的想法,脑子里都是审神者对于他们本体的溢美之词、还有审神者亮晶晶的眼睛了。

 

相信乱的审神者将目光移到加州清光身上问:“清光是从哪里知道的呢?”

 

被点名的加州清光回答:“我是和光忠君交流今日公事的时候知道的。”

 

“是的,主人。在和清光君聊天的时候的确谈及此事,但是我是从药研君那里听到的。”烛台切光忠跟审神者一样正襟危坐,在众人看过来的时候尽力展现出自己良好的仪表,好像这样就可以抹消之前和一干付丧神团成一团的不良印象。

 

“大将,此事我是和前田跟山伏君远征的时候闲谈时了解的。”药研藤四郎又一次正了正自己的眼睛,坐在一旁的前田藤四郎跟着点了点头。

 

“我也是一起去的。”坐在中间的山姥切国广开口,然后拉了拉自己的披风。

 

“咔咔咔咔咔,轮到我了吗?”山伏国广一直咧嘴笑着,“贫僧是在修行的时候经过五虎退听他自言自语偶然得知。”

 

“我、我是在跟小老虎说话。”五虎退低低地反驳了一句,有些明白自己阴差阳错干了一件大事,之前一直不怎么敢说话,直到现在轮到自己,“昨天下午鹤丸殿陪我一起喂小老虎们,然后跟我说了这件事。之后鹤丸殿有事情走了,我就、我就有点伤心,所、所以……对不起!”

 

“没事的,我并没有怪你的意思。”审神者安慰着声音都有些哽咽的五虎退,把嗓音放得很柔。

 

“说起来,我刚才好像也看到鹤先生了。”烛台切光忠补充道,“可是我们摔倒后又不见了。”

 

鹤丸国永!






搞事!搞事!搞事!


为转移话题、避重就轻、偷换概念的审神者点赞!!!

鼓掌

评论(12)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