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川大概不能叫做一章完了

【刀剑乱舞】爱刀剑甚于付丧神24

#非典型本丸#

 

#我们家的审神者更喜欢我们的本体怎么破#

 

#那只审神者只撩不嫁#

 

#ooc一定是作者的错#

 

all男审,暧昧向





鹤丸国永依旧是上次在湖边廊亭遇见的样子,一身华丽的出阵服,袖口和衣脚都没有染上一点尘埃,走过来的时候步履轻盈,脚步声几不可闻。他的脸上带着笑意,眼中露出几分温柔,实在不像是一个恶趣味的人,不,刀剑付丧神。

 

见鹤丸国永走进,本来烛台切光忠将手撑在地面想站起身来,然后就被坐在右后方的山伏国广按了一下肩膀,烛台切光忠想了想便又回复了挺直腰背的坐姿,偏头侧身点头道:“鹤先生。”

 

鹤丸国永看到了烛台切光忠的动作笑得更开,回道:“光仔好啊!”

 

然后像是第一次见面一样一个一个打招呼打了过去,众人不明所以但也跟着回应。

 

最后鹤丸国永绕到了审神者的左侧,挨着盘坐下,笑嘻嘻地凑近了审神者说:“大人好啊!我们又见面了。”并且意有所指地补充了一句,“有没有被我惊讶到呢?”

 

加州清光见着鹤丸国永在他身前一点的地方坐下,铺下来的衣摆挤得他还不得不往后退了一些,有些生气地把鹤丸国永的衣摆在他身后看不见的地方往前推推,堆成一条。

 

“啊,有点。”审神者心中好笑地看着清光的小动作,脸上倒是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没有一点“被惊讶”到的神情。

 

“呐,大人,你还记得我之前说过的,’人生中的惊讶是必要的,什么事情都能预想到的话,心就会因此先死的’吧?”有些不满审神者没有一点额外的反应,鹤丸国永继续被加州清光心里名为“神神叨叨”的行为。

 

“记得。”审神者言简意赅地回答。

 

“哈哈,真有趣,大人真是有趣呢。”鹤丸国永突然又笑了起来,比之前笑得更加开心,更加肆意,所有人除了山伏国广一起咔咔咔、乱藤四郎一脸若有所思以外都不明所以,就连审神者都不明白鹤丸国永为什么突然又笑起来。

 

然后他的肩膀就被鹤丸国永拍了拍,对上鹤丸国永的金眸,突然发觉他刚才笑的时候眼睛是眯起的。

 

“大人,之前我想跟你说,可是被光仔打断了,我想再说一遍……”鹤丸国永用右手按住审神者的后颈,压低声音说,“大人要不要跟我一起来让这样平静的生活变得更加波澜,充满惊喜呢?”

 

这时候他嘴角还是有一些挥之不去的温柔笑意,可是眼中确是实实在在的严肃认真。

 

“生活中有一些小惊喜是可以的,但是如果每天都有惊吓,对身体可不好。”审神者一本正经的回答。

 

“嘛嘛,别那么认真啊。”鹤丸国永拿回了手,拉了拉自己被清光堆成一排的衣摆,微笑着说,“之前我就想说了,你这样子虽然很让人惊喜,但是怎么比我们还要像小老头子。”

 

“主公才不是小老头子呢!”乱藤四郎终于受不了鹤丸国永自己一个人在那里和审神者叨叨,还动手动脚,反驳道,“鹤丸君你别因为你才这样说啊!”

 

随着乱藤四郎的出声,像是打破了空气中的什么枷锁,众人都放松下来,烛台切光忠也调侃道:“鹤先生的确太活泼了一些。”

 

“活泼好像、好像更容易让人喜欢。”五虎退抱着最闲不住就是一出来就往审神者怀里扑还叼手指的那只小老虎,若有所思又怅然地说。

 

“退很可爱。”审神者听了因为小老虎太多而坐在稍微后面一些的退的话,补上了一句。

 

像是在说它可爱一样,本来乖乖呆在五虎退怀里不捣乱的小老虎突然从退怀里跳出来,还一个跃身让急忙伸手去捞的五虎退捞个空,甩了甩尾巴,小老虎就得意洋洋地几个跃步跑到了审神者腿边,歪着脑袋蹭了几下,于是心满意足地被审神者抱紧了怀里。

 

五虎退身边留着的几只也不安分地开始从乖乖地趴着的姿势四处走动起来。

 

“我也是被爱着的吧!”清光听了审神者的四个字,提高声音说道,不自觉还偷换了概念。

 

“刚才主人不是跟我们说了嘛。主人对我们的是独立个体的喜欢,对本体才是爱。”前田藤四郎认真回忆说,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声音控制不住提高,“主人对我们的感情其实没有对本体的深吗?!”

 

“诶?!!”×n

 

被发现了,审神者平静地想到,果然还是没有糊弄过去吗?还是说点什么吧,说点什么好呢,要不然说今晚吃什么。

 

相处了那么久,对审神者算是很了解的,并且还自学了心理学,没有遮挡物的药研藤四郎第一时间明白了审神者没什么变动的表情代表的含义,这时候他也有点受不了无奈发声道:“大将,别发呆啊。”

 

“哇哦,药研哥好厉害,我还以为大将在思考什么问题呢!”厚藤四郎道,至于“喜欢”或“爱”他表示并不在意这些,就像之前说的,今天他只要把礼物送出去他就满足了。

 

“的确是这样。”审神者回复前田藤四郎的问题,毫不意外地看见很多刀剑男士一脸失落,但是他还是继续诚实地说下去,“说实话,我们一起相处了也就一个多月,如果我说爱你们,你们信吗?我是不信的,如果有人这样跟我说,我是肯定认为他们在说谎。”

 

“虽然你们是刀剑男士,从最初开始就对主人抱着特殊的感情。”审神者觉得口干,想喝茶,“这样的感情像是古时下属对于主公的忠诚,有着知遇之恩,有着共患难的情谊,或者是对着同一个目标的信仰,亦或是对着利益的追求。”

 

你们比那些更单纯,也更加明确。审神者没有把接着的一句话说出来,下来结论,“所以我是喜欢。”

 

审神者将目光转向清光:“抱歉,现在我还不能说你是被我爱着的,但是你肯定是被爱着的。”

 

点了点光脑,审神者笑道:“别忘了你在现世还有很多疯狂的粉丝。”

 

“对啊对啊,我都看过,每个刀剑男士都有哦,山伏君都有哦。”厚藤四郎配合着审神者摆弄了几下光脑,投影出了刀剑男士粉丝团独立官网上挂着几十个刀男名字的页面。

 

“咿呀咿呀,真是惊讶啊惊讶……”坐的很近的鹤丸国永一眼看到了自己排在前面的名字,看到自己名字后面跟着的好几位数字笑着感叹。

 

“药研哥你看你和退排在一起。”乱藤四郎却是找到了自己兄弟的排名。

 

“嗯。”

 

“我、我也有吗?”

 

“每个人都有哦,只是靠前和靠后的区别。”厚藤四郎指了指排在第一的三日月宗近,“粉丝越多越靠前啦。”

 

“流萤断续光,一明一灭一尺间,寂寞何以堪。”山伏国广笑叹一声,复又说:“甚好!甚好!咔咔咔咔咔!”






さびしさや 一尺消えて ゆくほたる

译文:流萤断续光,一明一灭一尺间,寂寞何以堪。

转瞬即逝的光芒比恒久的黑暗更让人寂寞。



提前说让小可爱们有个心理准备,懒癌九月一号到九月十五号终于要回家了,那半个月随缘更吧,过了半个月还要整理啥的九月十七应该没事,半月之后还记得我的话,大家到时多催催我啊



评论(7)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