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川大概不能叫做一章完了

【刀剑乱舞】爱刀剑甚于付丧神25

#非典型本丸#

 

#我们家的审神者更喜欢我们的本体怎么破#

 

#那只审神者只撩不嫁#

 

#ooc一定是作者的错#

 

all男审,暧昧向





“乱,那么晚了,还不去睡吗?”前田藤四郎抱膝坐在乱藤四郎的身边,亚麻色的头发有一缕垂落在嘴角,让他有些痒痒的,前田抬手搔了搔并试图把头发捋到耳后,可是有些短一些的挂不住,还是调皮地遮住了前田后颚的曲线。

 

橙色头发的刀剑付丧神的眼睛没有离开眼前的蓝色光屏,开口道:“前田累了可以睡哦,我想再刷一会儿。”

 

前田藤四郎无奈地将脸埋在自己的膝盖里,闷闷地说:“我还是呆在这里吧。”

 

过了一段时间,前田藤四郎问道:“你难道不无聊吗?也没什么好看的吧。”

 

乱藤四郎听到这句话温柔地笑了:“前田这样现在可能是不懂的,我们被人类喜欢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情。”

 

“谁说我不懂啊……”前田藤四郎压低并拖长了声音,“虽然我陪列末席,还没有什么功绩,但是在身为普通刀剑的时候,还是有可爱的女主人重视并喜欢着我的。”

 

“不一样哦。”乱藤四郎转过来摇了摇手指,“我是说在那之后,我们作为付丧神被召唤出来之后。”

 

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停留太久的乱藤四郎又转过了身去,指着屏幕上充满了爱意的文字说:“你看这些人、这么多人都喜欢着作为’乱藤四郎’的我呢!有那么多人希望我能够开心,有那么多人关心着我,即使以后发生了什么事,想想这些爱着我的人,也会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

 

“主人在,会发生什么事?”前田藤四郎有些不解。

 

“呐啊,前田以后也许会知道。”乱藤四郎想了想那个棕黑色卷发的男人,又微微笑了起来,“也有可能不会知道的。”

 

“什么啊……”前田藤四郎有些困了,并不想深究乱藤四郎故弄玄虚的话,嘟囔道:“回去睡吧,你看好了吗?”

 

“算了,今天就到这里吧。”乱藤四郎关闭光脑,站起身并将前田藤四郎拉起来,“不是你先说要陪我吗?怎么都坚持不下去。”

 

“哈啊——”前田藤四郎打了个哈欠,抹了抹眼角溢出来的生理泪水,有些昏昏沉沉地说:“没想到你会玩到这么晚啊。”

 

“你也可以看看你的后援团嘛。”

 

“我对这些又不感兴趣。”

 

“是是是,你只要你的主人就好了……”乱藤四郎随口说道。

 

“难道不是我们的主人吗?”前田藤四郎反驳道。

 

“是啦是啦,是我们的主人……”乱藤四郎漫不经心地这么说着的时候突然看见眼前闪过一片白影,“等等!刚才是什么东西?!”

 

“什么?”前田藤四郎刚刚又打了个哈欠,双眼模糊,并没有注意到眼前。

 

“刚刚有一个白色的东西”嗖’地一下就过去了,以我的侦查能力竟然看不清那是什么!”乱藤四郎激动地说,脸上是一片兴奋大于惊恐。

 

“诶?!”前田藤四郎惊讶了一瞬,并不仔细想了一下说,“会是鹤丸君吗?毕竟他喜欢给我们带来一些惊吓。”

 

“鹤丸君有这个动机,但是前田你别忘了他的机动啊。”乱藤四郎笑起来,“鹤丸君的话我不至于看不清的。”

 

“也对。可是……”前田藤四郎的神色变得奇怪起来,“乱你已经极化了吧?”

 

“嗯嗯。”

 

“以极化短刀的侦查视力还看不清的话,会不会是什么不明物体?”

 

“不明物体,前田你是指……”乱藤四郎的神色终于变得惊恐起来,吐出了那几个字,“鬼吗?”

 

“乱,你不要吓我啊,真的不是你眼花了吗?”前田藤四郎有些害怕地抓住了乱藤四郎的手臂。

 

“我、我怎么可能眼花啊,先冷静下来,肯定没事的。”这样说着的乱藤四郎强迫自己先不去想那个白色的不明物体,但是声音还是有些发颤,“我们要不先回房间,找药研哥。”

 

“太、太远了,乱你怎么挑了这个地方啊。”

 

“你当时也没反对啊……先不要说这个,离这里最近住着的是……是主公大人吧?”

 

“这么晚主人也已经睡下了吧?”前田藤四郎有些犹豫。

 

“难道你不想在现在呆在主公身边吗?”乱藤四郎看了看前田藤四郎的表情就知道他的答案,也没等他回答就下了决定,“所以我们先去找主公大人吧。”

 

率先拖着抱着他手臂的前田藤四郎的极化短刀迈开步子,调转回藤四郎大屋的方向,向审神者的屋子走去。

 

转变了心境之后,本丸内的一切都在乱藤四郎和前田藤四郎眼中变得阴森可怖起来,草丛里,树后,湖下,月光下的阴影里,好像哪里都有冰冷的视线盯着他们。

 

甚至夜游从草丛窜出来的兔子都会吓他们一跳,他们从没觉得兔子像今晚这么可恶过。

 

终于在强作镇定又有些抑制不了的瑟瑟发抖中,两人来到了审神者房间门口。

 

前田藤四郎鼓起勇气往门上敲了敲,低低地叫了一声“主人”。

 

然后没等他再敲一次,就见门内有隐约的光透了出来,这并不明显的光让他心中微微一松,安定了一些。

 

不过一会儿,双目清明的审神者就打开了门,身上是上次药研深夜拜访时穿的咖啡色睡袍,他让两位刀剑男士先进来,给他们每位倒了一杯白水让他们先喝口压压惊,再让他们把事情娓娓道来。

 

这白水好像有什么魔力,或者是什么魔力也没有,是审神者波澜不惊的态度安抚了他们,乱藤四郎和前田藤四郎都不禁平静下来。

 

由前田藤四郎起头,乱藤四郎补充讲完了刚才发生的所有事情。

 

审神者询问了一些细节之后,沉思起来,两位藤四郎也不愿意打扰到审神者的思考,房中便是一片寂静。

 

等终于从沉思中回过神来,审神者说:“如果真的是鬼的话,其实鬼并不可怕,现世中也存在鬼,一般情况下普通的鬼并不会伤人,最多就是恶作剧。即使是厉鬼,经过时空夹缝来到这里,力量想必也会消耗很多。你们是付丧神,那么多刀剑男士肯定对付得了被削弱的厉鬼。”

 

“所以现在的问题是今天出阵和远征的队伍是否将时空转换器完全关闭封锁了,还有一个可能是乱看见的白影并不是鬼或者是其他不明生物,而是本丸内部夜游的付丧神或者是动物。”







类似像这样的睡袍



评论(12)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