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川大概不能叫做一章完了

【刀剑乱舞】爱刀剑甚于付丧神17

“就是这样了,这个会议,我想从你们选一位一起去,你们认为谁比较合适?”问完之后审神者呷了一口茶,看向围绕长桌而坐的一大票刀剑男士。

 

“诶!这次大人不从加州他们随便选了吗?”乱藤四郎一只手放在桌子上撑着下巴,看着坐在一端的审神者说。

 

“要我们自己挑啊。”鹤丸国永充满兴味地眯起了眼,对着旁边的烛台切光忠说,“光仔你怎么看?”

 

“鹤先生,最终人选也要看主人的意思。”正襟危坐秉持优雅的烛台切光忠回答,然后问对面的大俱利伽罗,“小伽罗想要去吗?”

 

“没有打算和你们搞好关系。”深色皮肤的刀剑付丧神一脸冷漠地回答。

 

“……嗤嗤”鹤丸国永笑起来,“你还是这个样子啊。”

 

“阿诺……我们不是在讨论人选吗?”五虎退抱紧意图跳上桌子的小老虎弱弱地说。

 

“所以说到底是谁!”厚藤四郎一脸严肃地发问,然后说,“你们不想的话,我可是跃跃欲试了。”

 

“厚作弊诶!”乱藤四郎双手撑在桌子上,“我也想和大人度过只有我们~两个~的半天。”

 

“不,还有其他审神者的吧……”前田藤四郎嘟囔说。

 

“那半天可以试着好~好~和大人相处啊。”将头搁在放在桌子上的手背上乱藤四郎好像没有听见前田藤四郎的话。

 

不明白为什么那么活跃的审神者慢慢的一口接一口的喝着茶,之前他感觉和后来的刀剑付丧神关系并不是很好,但是在这次选人会议上他们却很活跃,他还看见距离稍远的刀剑付丧神也在讨论,反而他之前领养的清光他们显得少言寡语,他在这边听起来他们讨论的也不是这次会议,而是晚饭吃什么,田地里什么菜长得好,哪里上次值班的付丧神打扫得不够干净之类的问题。

 

审神者有些疑惑这样的情况是这个会议内容的原因吗?

 

还是……

 

“咔咔咔,参加会议也是一种修行。大人您看贫僧怎么样?”

 

意外大声爽朗的声音响起,没有戴头巾的青发付丧神在不远不近的位置直接对说完之前那句话就沉默不语的审神者说。

 

这句话一说出来所有刀剑付丧神就陷入沉默,除了清光他们,一致看向审神者的方向。

 

顿了一下,审神者放下茶杯问:“其他人没有意见?”

 

没有付丧神应声,有几个点了点头,好,就当没有意见了。

 

“那么这次会议我就带山伏国广去。”还是没有人应声,审神者的目光转向山伏国广,“散会后你留下,我们讨论一下会议的事情。”

 

见山伏国广应下,然后又平视前方问:“请问还有人想要发言吗?没有就先散会了。”

 

没有人回答。

 

“散会!”

 

然后随着“大人真严肃呢!”“会开得真快。”“有光脑真是好啊!”“要去准备晚饭了。”之类的声音,很快,宽阔的会议厅只剩下了审神者和山伏国广一人一刀。

 

山伏国广很自觉或者是自来熟地坐到审神者左边的位子上,咧嘴笑着露出一口白牙等着审神者说话。

 

“我记得山伏国广你来到这里就一直住在后山修行,这次怎么想要和我去参加会议?”虽然这位是一个性格爽朗坚毅,积极大方的刀剑男士,但是因为一来到这里便征求他的同意搬到后山,之后也没有什么交流,更是没有把本体放置到刀室,这次主动提出要求,着实在审神者意料之外,但仔细想想山伏国广的性格又在情理之中。

 

“这段日子承蒙大人关照。”说话有些文绉绉的健壮男子还是一脸爽朗的笑容,“如之前贫僧所说,之前一直感受自然之气,可也要入世修行以强健自身。”

 

“之前贫僧有幸看见大人和五虎退之相处和每日保养刀剑日课,相信大人能够协助贫僧修行。”

 

“我明白了。”审神者沉吟一声,却想不通这和帮助山伏国广修行有什么关系,但是这位刀剑男士也有自身的一套行为方式。在成为审神者之前,只是粗略的了解山伏国广,他便很敬重这位注重修行的刀剑男士,即使有时候他并不理解。

 

“那么周三早上请你准备好,八点四十在时空转换器那边集合。”

 

“咔咔咔咔咔,好的。”

 


请各位审神者注意,上面的内部明电实属假情报,bug一堆,千万不要打lancer的光脑号,也不要发传真,更不要去都民中心F座二楼6号会议厅!!!!

以及开心的是,我《梦间集》第一次抽出了五花青光利剑,还有四花淑女剑、君子剑、齐眉棍。

并且在之前合战场中带回了小酒鬼,目前还没有遇见珠子

今天all350日课长曾弥虎彻来到了我的本丸,开心

本来是内部明电是文字版的,然后格式无法形容,就变成了图片版,我是不是很棒棒,快来夸我


评论(9)

热度(47)